健康網

首頁 > 故事 > 童話故事 / 正文

大象舅舅

2022-11-23 童話故事

爸爸媽媽坐船去旅行,我卻不能和他們一起去,因為我感冒了,喉嚨很痛,還流鼻涕。

海上突然起了風暴,爸爸媽媽和他們的船失蹤了。我獨自一人坐在房間里,把窗簾拉得嚴嚴實實的。過了不知多久,我聽到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聲音傳進來:“你好!我是你的大象舅舅。”我抬起頭盯著大象舅舅。

“你在看什么?”他問,“啊,我知道了,你在看我的皺紋。”

“你的皺紋真多啊!”我說。

“是的,我的皺紋比樹上的葉子還多,比沙灘上的沙子還多,比天空中的星星還多。”大象舅舅說。

“你怎么會有那么多的皺紋呢?”

“因為我老了。”大象舅舅說,“好了,現在讓我們走出這個黑暗的地方。”

“到哪里去?”

“到我家去。”大象舅舅說。

我和大象舅舅坐上了火車,我們一起吃花生,我們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外面的田野一閃而過。

“一、二、三,哦,我漏下了一個。”大象舅舅說。

“你在數什么?”我問。

“我在數跑過去的房子。”他說。

“一、二、三、四,哦,我又漏下了一個。”大象舅舅說。

“你現在在數什么?”

“我在數跑過去的田。”

“一、二、三、四、五,哎,我又錯過了一個。”大象舅舅說。

“你現在在數什么?”我問。

“我在數跑過去的電話桿。但是,它們都過去得太快了。”大象舅舅說。大象舅舅是對的,所有的東西都過去得太快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大象舅舅說。

“這次你數什么?”

“我在數花生殼,”大象舅舅說,“它們容易數多了,都在你的膝蓋上。”

火車跑啊跑啊,我們吃完了整袋花生。大象舅舅可以數好多好多的花生殼了。

我們走進了大象舅舅的家。“我們把燈點起來,然后吃晚飯。”大象舅舅邊說邊把燈從架子上拿下來,點亮了。

“小心!”一個細小的聲音從燈座里發出來。

“你聽到了嗎?”大象舅舅問。

“這燈能說話,它是一個魔燈!”我吃驚地說。

“那我們就可以許愿了。”大象舅舅說。

“我想得到一架飛機。”我說。

“我想得到一件帶圓點的襯衣和一條條紋褲子。”大象舅舅說。

“我想要一只上面有10個冰淇淋的香蕉船。”我說。

“我想得到一只裝有100支雪茄的盒子。”大象舅舅說。

于是,我們擦亮了燈。我們靜靜地等著魔法出現。一只蜘蛛爬了出來,“我希望你們能把燈滅掉,讓我安靜點兒。”蜘蛛說,“我住在燈里面,現在它變得越來越熱了。”大象舅舅滿足了蜘蛛的愿望,高興地把燈滅了。我們在月光底下吃晚飯。

“喔——啊——嗎——”早上,我被這響亮的聲音吵醒了。跑到窗口一看,原來是大象舅舅在花園里。他的耳朵在微風中忽扇著,他的長鼻子像小號一樣舉得高高的。“喔——啊——嗎——”大象舅舅還在吹。

“你在做什么?”我問道。

“我總是用這種方式歡迎黎明,”大象舅舅說,“每一個新的一天都配得上嘹亮的號聲。我在花園里種了好多花,來,讓我把它們介紹給你。”

“玫瑰、雛菊、水仙和金盞花,認識一下我的侄子。”大象舅舅對著花兒說。我向這些花兒鞠了一躬,大象舅舅很開心。“這個花園是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地方。它是屬于我的王國。”

“如果,這是你的王國,那你就是國王嗎?”我問。

“我想是的。”

“如果你是國王,那我就是王子了。”

“當然,你就是王子。”大象舅舅說。

我們用花為自己做了王冠,大象舅舅舉起他的鼻子,“喔—啊—嗎—”我也舉起了鼻子,“喔—啊—嗎—”我們是國王和王子,我們正在歡迎黎明。

國王和王子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漸漸地不再去想難過的事情了。

大象舅舅的臥室里掛著一張照片。“這是我小時候和爸爸媽媽一起照的相。”大象舅舅說。我看著照片,他們真像我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時候啊!

我難過極了,我哭了。大象舅舅看上去也和我一樣。“噢。噢。我們不想難過的事。我來做一點讓我們快樂起來的事。我要穿上一些滑稽的衣服。”大象舅舅說著 打開了他的衣櫥。他盯著他的那些帽子、領帶、襯衣、褲子和外套。“我的衣服都不有趣,怎么辦呢?”大象舅舅索性走進了衣櫥。不一會兒,他出來了,他穿上了 所有的褲子、襯衣和外套,帶上了所有的帽子和領帶。大象舅舅成了有著兩只大耳朵的衣服堆!我微微笑了,然后我吃吃笑了,最后我捧腹大笑,我們兩個笑得真開 心啊,我們忘記了悲傷。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大象舅舅和我一起散步,給我講故事,教我唱歌。我們在雪地上用耳朵做雪橇,我們把鼻子打成卷兒在樹上蕩秋千,我們大聲咀嚼花生……

有一天,郵遞員送來了一封電報。是爸爸媽媽發來的!他們還活著!我們高興地跳了起來!“我馬上把你送回家!”大象舅舅說。

我和大象舅舅坐上了火車,我們看著車窗外。“一、二、三、四……”大象舅舅又開始數數了。

“你在數房子嗎?”

“不。”

“你在數田嗎?”

“不。”

“我知道了,你在數電話桿。”

“不,這次不是。”

我們一下火車,我就撲進了爸爸媽媽的懷里。吃過了晚飯,我唱歌,大象舅舅彈琴。

在我睡覺前,大象舅舅走進了我的房間。“你想知道在火車上我數的是什么嗎?”

“想的。”

“我在數日子。”大象舅舅說。

“我們一起度過的日子?”

“是的,它們真是棒極了。它們過得真快啊。”

我們約定,我們以后要經常見面。大象舅舅輕輕地吻了我一下,然后關上了門。

這是一本令人難忘的圖畫書。生離死別,一個如此沉重的主題,在洛貝爾的筆下卻獲得了一種輕逸而又溫暖的品質。

大象舅舅在故事中始終都沒有對小象說過一個“愛”字,但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無時無刻不在訴說著“愛”。

愿這本圖畫書能夠早日來到中國孩子和父母的面前。

Tags:大象

猜你喜歡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