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旅遊 > 旅遊分享 / 正文

郭進拴|香山落日別樣情

2022-09-22 旅遊分享

郭進拴|香山落日別樣情




郭進拴|香山落日別樣情


猴年春風送暖時節,我與《華夏風情·觀音文化》雜志執行主編仙谷子、攝影部主任董革新先生游白雀寺歸來,有幸觀賞到香山落日,那一刻,猶如依偎媽媽懷抱,又被親吻了一下,真是一樣娘親別樣情啊!

當我們的車子途徑香山寺后的平郟公路時,恰恰也是夕陽余輝迷人,香山落日正紅的最佳時刻,我們驚呼著跳下汽車,站在路邊的高崗上,放眼眺望,香山落日的美妙景色一覽無余。只見天幕低垂,四野茫茫,暮靄沉沉,煙柳如織。在那懸崖峭壁、怪石嶙峋之上,北宋熙寧元年(1068年)重建的八角九級檐式大悲觀音大士塔,沐浴在一抹金色的夕照中,像是在閃閃爍爍地燃燒。

夕陽像一個飄浮的火球,先是在大悲觀音大士塔的塔尖,漸漸向遠方的一派山脈沉去。香山寺、火炷山浸染在玫瑰色的色調里。也不知是哪個有本領的畫家把天上的云彩染得那樣好看,紅得像七月的高粱穗一樣紅,黃得像熟透了的麥田一樣黃;有的像大姑娘們出嫁的衣裳上的云字鉤兒,有的紫云彩鑲著金黃色的邊兒。一會兒,變了,太陽像一個橙紅的大圓餅,四周有一圈銀白的光環。轉眼間,這個橙紅的落日,被遠山霧海慢慢地吞吃了,剩下了大半個,又剩下了小半個,晚霞四射,引起我們一陣熱烈掌聲。我也和大家一樣情不自禁地鼓掌歡叫。董革新師傅迅速拿出照像機,“咔咔咔”搶拍下了這一個個精彩絕妙的鏡頭。我在世上活了46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香山日落,這是多么難得的奇遇啊!


遙望夕陽余輝映照下的金碧輝煌的香山寺大悲觀音大士塔,不禁使我想起了剛剛從白雀寺聽來的《三皇姑出家》的故事:春秋時期這里有一國君名莊王,生有妙顏、妙音、妙善三女。妙善是皇后夢中孕育而生的。一天晚上,皇后正在龍鳳床上安睡,忽然夢見天上金黃色的圓月朝她懷中飛來,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醒來妙善便呱呱墮地。當時,皇后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瞬間室內馨香濃烈,宮廳祥云布空。莊王和皇后都覺得三女兒神奇異常,視為掌上明珠,倍加寵愛。

妙善幼年模樣端秀,聰穎好學。十來歲就會吟詩作賦,不慕榮華,不事華飾;樂誦經文,喜談佛法,言必勸戒。她厭惡王室的暴虐,同情宮女的遭遇,時常想方設法,巧妙地幫助她們擺脫災難。人們尊稱她為三皇姑。


三皇姑及笄之年,出落得亭亭玉立,唇紅齒白,出水芙蓉般招人喜愛。莊王為了討好強大鄰國的國王,就將她許配其太子。三皇姑聞訊,悲憤交加。她知道自己所在的是個小國,每年都要向那個鄰國朝拜,進獻玉石、瑪瑙等奇珍異物,如今自己和玉石、璃瑙有何區別?她伏在玉枕上哭了整整三天三夜,寧死不從。

莊王無奈,挑選一個巧舌如簧的媒婆去勸稅。媒婆走進她的閨房說:“二八女孩出嫁,嫁到鄰國太子家。既有車又有馬,能住高樓和大廈,睡有女傭去鋪床,渴有宮娥來捧茶……”三皇姑厭惡媒婆胡編亂講,賣弄口舌;不等她說完,就針鋒相對地回敬道:“二八女不出嫁,不慕富貴與榮華,不愛坐車不騎馬,不住高樓和大廈。夜晚自己去鋪床,渴了親手去端茶。”媒婆見榮華富貴打動不了她的心。眼珠一轉接著說:“開天辟地幾萬年,女大當嫁順應天,父母之命媒妁言,孝女理應照此辦。”

三皇姑見她想以倫理使自己就范,便胸有成竹地對道:女大當嫁是自然,千年規矩能改變,只要男女兩相愛,喜結連理配姻緣。矢志出家修正果,誓為世人免災難。”媒婆感到自己的話對三皇姑絲毫不起作用,便灰溜溜地走了。莊王一怒之下把三皇姑囚禁于后宮嚴加看管。三皇姑一連幾天水米不進,容顏消瘦。皇后心疼女兒,背著莊王,悄悄放三皇姑出走逃生。


三皇姑先到翟集西的白雀寺里去侍佛,后被莊王知曉,就派人三番五次勸她回宮,她執意不回。莊王一氣之下,就把寺院一把大火給燒掉了。

皇宮里的人都想著三皇姑肯定被大火燒死了。實際上她沒有死。她被尼姑們從火中救了出來,隱藏在火焰山上,不與俗人見面。

燒毀白雀寺后,三皇姑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自己的親骨肉呀!莊王憂慮成病。八仙中的鐵李拐化作凡人,裝成野游醫生,給莊王診病,說:‘圣王的病必須用親骨肉的一雙手、一雙眼做藥引,方可得救,要不,神仙也難治呀!,

莊王平時最親大皇姑妙顏,可要大皇姑獻眼手醫父病時,她嚇得躲了起來。二皇姑妙音聽說后,也躲到人們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莊王只有三女,沒生一男。眼看就要病死,兩個閨女不孝順,見死不救,三皇姑又被活活燒死了……

正在莊王要死不得活的時候,門官通報。說:“三皇姑回來了,請求獻出眼手,為父治病。”

莊王的病好了,下詔不許大皇姑二皇姑進宮享福,大罵妙顏、妙音不孝。莊問問三皇姑要些什么?

三皇姑說:“女兒不要江山,不要財富,只請求父王在火焰山上為女兒修座寺廟,兒要終身侍佛,請父王不要打擾。”

莊王動用國庫銀子給三皇姑在火炷山上修建了一座樓花雪片的大寺院,就是香山寺。現在的香山寺小了,是因房屋年久倒塌了。加上火災戰亂,目前就剩下個孤塔了。


塑三皇姑的像時,塑像官問莊王:“塑成什么樣子?”

莊王說:“全手全眼!”

塑像官卻聽成了“千手千眼”,就塑了一座千手千眼的三皇姑佛像,至今還在香山寺的塔里敬著哩。

遙望落日下的香山古寺,不禁使人思緒萬千。


在這香山落日的睛時刻里,我仿佛做了一個千年一覺的歷史夢,情悠悠,思悠悠。真如清代王松濤詩云:“香山名勝地,駐馬正斜暉。塔影迷嵐氣,鐘聲入翠微。遙村望隱現,樵徑人依稀。幸有東山月,來迎醉客歸。”此刻吟誦清吏部郎中、山東道監察御史王伯勉“落日滿香山,禪門倍覺閑。蓮花疑海上,法雨涉云間。修竹森丹階,流泉匯碧灣。上方鐘欲靜,塵慮一時刪”的詩句,別有一番意趣。


我陶醉了,整個身心全部消融在這香山落日的美景中,心里鼓蕩著一種自豪澎湃的激情。我想振臂高呼,我想大聲歌唱,我想一頭扎進她的懷抱。然而,我又怕失去這稍縱即逝的香山落日,只得一任感情的激流在胸中激越地奔涌,目不轉睛地直視著香山落日收起她那最后一抹余輝……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