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旅遊 > 旅遊分享 / 正文

上蒼饋贈的瑰寶,千年不朽的鹽池

2022-09-23 旅遊分享

范林鹽場舊貌(拍攝于1937年)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河東鹽池,是我國最大的硫酸鈉型內陸湖泊,它與俄羅斯西伯利亞庫楚克鹽湖、美國猶他州奧格丁大鹽湖,并稱為世界三大內陸鹽湖,是上蒼賜予華夏民族的一塊瑰寶。

(一)

從1億年前白堊紀的喜馬拉雅造山運動開始,先是中條山、稷王山隆起,造出一個古老的運城盆地,當時這里遍地是湖泊,與大海相連通。在隨后的幾千萬年時間里,峨眉嶺、鳴條崗、臥云岡相繼隆起,到240萬年前的時候,在中條山的北麓,形成了一個古老的湖泊,又經過200多萬年,湖水中的食鹽、鉀鹽、石灰石、鎂鹽、硫酸鹽等,慢慢與早期淤積層結合,經過長期自然蒸發作用,鹽類沉淀,結成了很厚的礦石層,逐步形成了一個封閉的鹵水湖泊,就是今天的河東鹽池。鹽池,位于山西省西南端的古河東地區,東經110°52'46″—111°08'17″,北緯34°55'00″—35°21'30″之間,北與運城市區相連,南依中條山北麓,東接夏縣,西倚永濟市,東西長,南北狹,周圍高,中間低,形勢宛如一個天然的浴盆,又似一條潔白的玉帶。

古時候,最早把河東鹽湖叫“盬”。《說文解字》中有解釋:“盬,河東鹽池也。”后來又叫“解池”。我國宋代科學家沈括在《夢溪筆談》里這樣描述鹽池:“解州鹽澤,方百二十里。……鹵色正赤,在阪泉之下,俚俗謂之蚩尤血。”為什么把鹽池稱作“解州鹽澤”呢?鹽池在春秋時屬晉國的解梁;到漢代時設解縣,鹽池在解縣的管轄范圍內;到宋代的時候,朝廷設置解州,管轄安邑、解縣、聞喜。所以,沈括把鹽池稱作“解州鹽澤”。鹽池的方圓120里,實際面積是132平方公里。鹵,指的是鹽池中的鹽水,一到夏天,特別是越酷熱的天氣,鹽池水就呈現出紅色,像血一樣。為什么會變成紅色呢?古時候的人們解釋不了這種現象,就用神話故事來解釋,說鹽池的鹵水是蚩尤的血變成的。

河東鹽池之圖-明代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5000多年前,隨著部落的發展,人口的增長,鹽成了人類生存必需而且十分稀缺的物資。當時的炎黃部落聯盟和蚩尤部落聯盟,就是為了爭奪鹽資源,打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歷史上稱這場戰爭為“涿鹿之戰”。蚩尤是中國最早的戰神,蚩尤部落當時就生活在鹽池邊上,憑借鹽澤之富,實力強大,武器先進。黃帝起初征服不了蚩尤,就聯合炎帝,共同對付蚩尤,在涿鹿打了三四年的仗。傳說,戰爭的前期一開打,蚩尤施展法術制造大霧,炎黃部落的將士頓時東西不辨,迷失四方,不能作戰。后來,黃帝在鹽湖西岸的解州社東村發現了一位高人,叫風后,就任命他為宰相。風后用他制作的指南車,給大軍指明方向,擺脫困境,終于戰勝蚩尤。

黃帝打敗并活捉了蚩尤以后,就殺了蚩尤并把蚩尤的尸體進行了肢解,頭和四肢、軀體各葬在一個地方,而且把這地方起名叫“解”(jiě)呢?古時候的內地先民認為鹽湖和大海相連,就把鹽池看做海,所以古書上把鹽池也稱作“鹺海”,解州這個地方是鹽池半圍起來的陸地,所以古人就叫它“海州”,后來不斷演變,就把“解”字和“海”的讀音組合起來,“解(hai)州”的名字和讀音由此而來。當然,這是專家的一種說法,究竟“解州”的名字如何得來,沒有一個準確的說法。最為神奇的傳說是,蚩尤身體被肢解以后,他的血化為鹽池的鹵水,所以,鹵水是紅色的。

蚩尤血化作鹽池鹵水的說法,肯定是科學蒙昧時代,人們解釋不了鹽池鹵水是紅色的自然現象,就用神話傳說來解釋。那么,用科學的解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150年前,法國有一個學者叫Dunal(杜耐),他發現并解釋了這種現象。他發現,在地中海和羅馬尼亞的某些鹽池中,到鹽分濃度變大時會呈現橙紅色,他用顯微鏡觀察水樣,發現水樣中充滿了卵圓形的紅色細胞,形態類似衣藻,沒有細胞壁,具有兩條等長的鞭毛和環狀的一個葉綠體,在葉綠體的外緣積累著大量的胡蘿卜素,這樣,細胞就呈現出橙紅色。為了紀念這位發現者,科學界就把這種生長在高濃度鹽水中的鹽藻命名為杜氏藻。每到夏天,運城鹽湖整個是含有高濃度鹽分的湖水,鹽藻快速繁殖,因而湖水就成了紅色。更為奇特的是,鹽池老灘里一畦一畦的鹽田,鹽分濃淡不一,呈現出的顏色也不一樣,簡直就是一個偌大的調色盤。七彩鹽湖就成為一大景觀。近年來,中央電視臺多次進行報道,吸引來了大量的游客前來觀看。當今鹽湖,轉型開發,是鹽水漂浮、黑泥養生、賞湖觀鳥的旅游勝地。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多次提及河東大鹽,說河東大鹽既能治病,又可美容。現在,一批批外地游客,都慕名來到這里觀光體驗。

鹽池由主體和附屬兩大部分組成。主體部分在古禁墻以內,以湖面為生產區,因產鹽、產硝而形成的畦疇呈網格狀;附屬部分約90平方公里,包括“四大灘”和“六小池”,“四大灘”即分布在主湖以東的湯里灘、鴨子池和以西的北門灘、硝池灘,六小池即主湖西端的蘇老、賈瓦、金井、熨斗、永小、夾凹。鹽池池底高程海拔平均為316—318米,其中最高點為320米,水深0.2~2米。

鹽池屬大陸性溫帶季風氣候,有“一年四季一場風”之說。夏秋多東南風,氣候濕潤多雨,湖水得以補充,地層溶濾作用加強;盛夏季節,烈日當頭照,南風煦煦吹,湖水蒸發,是產鹽的時節。春冬多西北風,氣候寒冷干燥,適宜于芒硝結晶。濕潤與干旱氣候的交替出現,是運城鹽池鹽類匯集沉積形成的最優條件。

(二)

傳說舜帝曾來過鹽池,而且在鹽池之畔作歌《南風歌》,其詞曰:“南風之薰兮,可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阜吾民之財兮。”南風就是季節風,南風吹來時鹽即生成,給人們帶來歡樂和享受。《水經注》六卷載:“河東鹽池謂之盬。……紫色澄清,潭而不流。水中食鹽,自然印成,朝取夕復,終無減損。”

鹽池形成以后,具備很多優越條件。首先是鹵水濃度高,其次是運城地區氣候干燥多風,這就使得鹽池食鹽結晶過程與海鹽和井鹽不同,一開始人們就是利用季節風的特點靠陽光曬鹽,自然結晶。

鹽在水中自然生成,是通過陽光的照曬,加上吹風,使得鹵水濃縮,把氧化鈉的飽和溶液結晶成鹽。鹽自然結晶形成后,人們便組織力量采集,采集之后復結晶,往返無窮,這些不經人工加工的采集方式,經歷了幾千年的漫長歲月。

通過天日曬鹽,自然結晶,集工撈采的生產方式,又稱“漫生”法。靠天日曬鹽,不費工本,但產量不穩,質量不高。其所以稱盬鹽、苦鹽,原因在此。

春秋戰國時期,出現墾畦澆曬法的萌芽。人們象農業生產上的引水澆田一樣,在鹽池邊修畦灌水,利用風吹日曬,待畦水蒸發完了以后,就得到了鹽。歷經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各代,不斷改進,到了唐代,此法臻于完善。墾畦澆曬法是利用人力,墾地為畦,將鹵水灌入,利用天日、風力進行蒸發曬制食鹽。唐人柳宗元在《晉問》里記述道:“但至其所,則見溝塍畦畹,交錯輪囷,若稼若圃,敞兮勻勻,渙兮鱗鱗,邐渳紛屬,不知其垠……”唐人崔敖在《河東鹽池靈慶公神祠頌碑序》中寫道:“五幅為塍,塍有渠,十井為溝,溝有路,臬之為畦,釃之為門。”當時的畦曬方法,唐人張守節記述更為具體:“河東鹽池是畦鹽,作‘畦’,若種韭一畦,天雨下,池中咸淡得均,即畎池中水上畔中,深一尺許,日曝之五六日則成鹽,若白礬石,大小如雙陸及棊,則呼為畦鹽。”墾畦澆曬生產方法的出現,改變了天然結晶、集工撈采的原始方法。曬鹽畦具有一定的規格形式,曬制有一定的生產工藝流程,不再完全依靠自然變化而獲取鹽。在鹽的結晶過程中,懂得了給鹵水中搭配淡水,以獲得粒大、色白、潔凈的鹽,提高了鹽的質量,同時利用人力,縮短了鹽的結晶時間(只需五、六天就可以成鹽)。運城鹽池墾畦澆曬法的出現,在中國制鹽史上是最早的,在世界上也是最早的。

金正大八年(1231年),廢除了自唐以來已大體完備的墾畦澆曬法,而代之以天然結晶,人工撈采。元人王緯在《重修池神廟碑》中敘述“前代解鹽墾畦沃水種之,今則不煩人力而自成”。撈采是元代鹽池生產的主要方法,每年五月,駐守鹽池的官員,看見鹽池生出鹽來,便組織民工下池撈采。這種依靠天然結晶的撈采方法,受自然影響頗大,遇到干旱季節,陽光充足,產鹽多些,如遇陰雨天,產量便大減,且沒有經過人工加工,鹽質量很低,味苦難吃。元代一般的年產量較低。蒙古憲宗二年(1252年)產鹽1.5萬引(每引400斤),元世祖至元十年(1273年),產鹽6.4萬引,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產鹽5.4萬引,延祐六年(1319年),產鹽18.5萬引。元代鹽價不斷提高。元太宗時,每引鹽400斤,定價白銀10兩,元大德四年(1300年),每引價67兩5錢,元至大二年到延祐二年(1309年—1315年)7年之間,增至銀75兩,天歷二年(1329年),又增至150兩。

明代,對鹽池生產采用了“且種且摝”的方法。既進行自然撈采,又恢復墾畦澆曬,同時全部利用了大池北岸。嘉靖三十年(1551年)以后,又開墾了南岸。隆慶、天啟年間,還先后開發過大鹽池和六小池,使鹽池生產面積大增,池鹽產量和質量比元代有了顯著提高。

清代,鹽池全部廢棄了天然撈采的方法而專事畦種。這種方法在明清之時,已成為一套科學的生產方法。清乾隆二十二(1757)年,秋雨連綿,洪水泥沙淹沒了產鹽之母——黑河。黑河是鹽池最深部分,東西長25公里,南北寬2.5—3公里,最深處6米,因其中泥呈黑色,名之黑河。黑河的水常年不干,含有大量鹽分,鹵氣最盛,用這里的鹵水制鹽,既快又好。黑河被淹后,鹵源減少,商人們只好開采六小池的苦鹽,勉強維持生產。乾隆四十二(1777)年,東場坐商劉阜和的鹽號內,出現了滹沱法制鹽。滹沱形似漏斗狀,開口很大,直徑由數丈到數十丈不等,從上到下越來越小,直到地下鹵水層。地下鹵水從泉眼中冒出來,聚集在滹沱里,滹沱的周壁筑有一層一層的揚水臺階,使用鹵水時,就用斗一層一層地把鹵水揚上來,然后引入畦地,進行曬制。光緒六至七(1880—1881)年間,在商人李傳典的鹽號里出現了鹵井法制鹽。使用鹵水時,用轆轤把水提上地面,引至鹽畦制鹽。這種方法比滹沱法具有更多優點,降低了制鹽成本。

“五步產鹽法”:集鹵蒸發、過“籮”調配、儲鹵、結晶、鏟出。(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清代,墾畦澆曬法已發展成為一套完整的生產工藝,生產工序分為集鹵蒸發、過“籮”調配、儲鹵、結晶、鏟出五個步驟,叫“五步產鹽法”。現在,鹽池雖然不大規模地產鹽了,但還保留了一塊地方,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留著“五步產鹽法”的生產工序。這種產鹽法,使鹽的產量和質量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一直沿用至今。其程序在清代鹽書中屢有記載。大致情況是:每年農歷二月開始進行修畦等準備工作,等天氣漸熱,南風一來,就引水澆曬。畦地位于灘邊,畦與畦之間各開水道,稱之“港道”,畦底很平,四邊修成畦堰,中間留“町”(塍),把畦地分成若干段。澆曬時,先將鹵水從低處揚入畦地的第一段,不時用鐵耙攪動,幫助蒸發,當蒸發到一定程度后,再將鹵水引入第二段,經過一段一段的蒸發和雜質沉淀過程,最后將鹵水引入制鹽畦(即結晶池)。鹵水在進入結晶池之前,還須過濾,即把畦地硝板打一深溝,溝的四沿用泥土堵起來,這種溝叫“籮”,畦內鹵水通過硝板孔隙慢慢滲到籮里去。從籮里取出的鹵水就可以直接結晶了。結晶池的四角,還須挖有“斗窩”,即把結晶池四角的硝板打一個深坑,將硝板打透,在刮鹽、換結晶池鹵水或其它原因而需要撤干畦水時,就從“斗窩”內往外撤水。當鹵水在制鹽畦內出現類似油脂的鹽花,就用木耙把鹽花搨落水中,再經一段風吹日曬,就結晶成鹽。在曬制過程中,鹵水要搭配淡水,結晶則完全在硝板上進行。

鹽工取鹵水的方法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在當時,其他地方產鹽的方法還很落后,包括國外。海鹽的各個產區都還靠煎煮成鹽,就是支起大鍋燒火熬。海鹽采取“墾畦澆曬”的方式,是到宋、元、明時期,才陸續出現。在世界上,其他國家制畦曬鹽的歷史也只有300多年,比河東鹽池要晚1000多年。河東鹽池的“墾畦澆曬”產鹽法,在我國和世界產鹽史上,居于遙遙領先的地位。英國科學家李·約瑟夫稱河東鹽池的“墾畦澆曬五步產鹽法”是“中國古代科技的活化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對提鹵、養鹵、產鹽、堆垛等工序逐步實現了機械化和半機械化,并對墾畦、配鹵等重要的工藝技術多次改革,食鹽的產量和質量同步提高。

鹽工在木盤井提取鹵水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抗美援朝期間,鹽池開展了愛國生產競賽活動,李忠義等人創造了“階梯橫形循環鏟鹽法”,全池節約費用33800萬元(舊幣),提高鏟鹽效率50—70%。1954年,在擴建鹽田的同時,大力推廣技術革新,在養鹵上貫徹曲線跑水,延長走水路線,跑水深度由3公寸改為1公寸左右,加大蒸發量,縮短濃縮時間。同時,實行“一步一卡,次次留根”的跑水辦法,推廣“冰下采咸”(即冰下抽鹵)的先進經驗。在成畦上,創造“挖破補爛,保證完整部分”的先進成畦法。在產鹽上,創造了“活碴法”(即結晶到一定厚度,用鏟子鏟動一下),加速鹽的結晶。還推廣了“蒙頭鹵”、“深鹵結晶”、“拖開扒”和雨前“扒多蒙少”,雨后“排淡”等措施,減輕了自然災害的損失。1954年,制訂了運城鹽池鹽業生產有史以來的第一套操作規程。1956年1月,運城私營鹽場全面得到改造。1957年底,鹽田面積擴大為12717公頃,年產鹽77186噸。

七十年代產鹽圖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1958年7月,山西省地方國營運城鹽業化工局成立。此后,鹽池生產逐步轉入化工生產。

(三)

上古三皇五帝時期,各個氏族部落包括部落聯盟,都沒有管理鹽務的專門機構和官員。最早提出食鹽專營的是被稱為“華夏第一相”的東周齊國的相國——管仲。他提出了一套完整的鹽政理論。齊國采用他的主張,建立了鹽的征稅制度,把鹽管得死死的,但這對國家有利,齊國很快就強大起來,占據了霸主地位。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趙、韓、魏三家分晉后,鹽池屬魏國。秦昭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86年),魏獻安邑,鹽池便為秦國所有,仍襲用春秋戰國時期的做法,由商賈役工撈采,官府坐場征稅。秦國依靠鹽池積聚了財富,助推了秦國的強大,實現了全國統一大業。

西漢初鹽業沿襲秦制。到文帝時,管理松馳,私營鹽鐵業發達,從事鹽鐵工業者,無不暴富。據《史記·平準書》載:“冶鑄煮鹽,財或累萬金。”漢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因軍費不足,任用桑弘羊為治粟都尉,鹽、鐵、酒收歸官營,分置鹽官于28郡。河東鹽官稱河東均輸長,直屬中央大司農。到了漢武帝的兒子漢昭帝的時候,由大司馬霍光組織召開一次規模很大的會議,研究鹽鐵的政策和稅收,歷史上稱這次會議為鹽鐵會議,后來有一個叫桓寬的人,根據當時會議的記錄,整理出了著名的《鹽鐵論》。這次會議決定,堅持和完善從管仲開始的鹽政專營政策。

漢元帝初元五年(公元前44年),鹽業生產又恢復商賈經營,政府駐場征稅。

從東漢到魏晉南北朝時期,鹽制幾經改革,但除了征稅和專賣的更替,別無他法。

以前的鹽運稽核所(位于現運城賓館內)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公元581年,楊堅建立隋朝政權,對于鹽池,仍沿襲北周舊制,由國家直接經營。開皇三年(583年),實行開放政策,允許商民自行制鹽,免稅運營,在一定程度上鼓舞了商民對鹽池生產的積極性。但因影響到國家財政收入,不久又收歸國有。

唐朝時,鹽池仍歸中央管理。當時全國共有鹽池18個,其中河東的安邑、解縣占5個,實際上只是東西兩池。開元初年(713年),河中尹姜師度看到鹽池水漸涸竭,便策動士兵疏通水道,引水入池,并建立軍屯制,因此收益很大。不久,廢除軍屯制,將鹽池畦地分上、中、下三等,租給富豪經營。經營鹽業的人家稱為畦戶,畦戶墾畦曬鹽時所需要的人力,大部分由畦戶的家丁承擔,稱為畦夫。在運銷和收稅制度方面,唐政府也有所改革,這就使得鹽池的產量大為提高。據《新唐書·食貨志》載,大歷年間(766年-779年),鹽池每年稅收達到150萬緡,約占全國鹽利收入的四分之一,占全國財政收入的八分之一。

宋朝,運城鹽池一直為官營。當時的鹽池仍分為東西兩池,兩池又各分二場。曬鹽工人由官府在鹽池所在的解州及其附近的州、縣征集。被征集的曬鹽民戶仍稱畦戶,曬鹽的人稱為畦夫。畦夫每日米2升,畦戶每年錢4萬,由官府供給。宋仁宗天圣(1023年)以后,兩池畦戶共380戶,每戶每年出兩個人服役,免其一切雜稅。畦夫每年從二月一日入池墾畦,四月開始曬鹽,秋后八月結束。此外,宋代還雇有丁夫,在鹽池撈采天然結晶的鹽,以增加收入。

宋代解鹽的產量。太宗至道二年(996年),解池產鹽373545席,每席116.5斤,合43517992斤,售錢72.8萬余貫。仁宗天圣年間,產鹽655120席,合76321450斤。慶歷八年(1048年),太常博士范祥制置解鹽,年產375000大席,每大席220斤,合82500000 斤,幾乎是至道二年(996年)的兩倍。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鹽池遭水患,生產受到很大破壞。宋徽宗崇寧年間(1102年-1107年)修復鹽池,并大規模地開墾了一些畦地,達到2400余畦。當時百官都入朝慶賀。

宋代,除了在鹽池墾畦澆曬之外,還在女鹽池(即現今的硝池灘)和六小池曬鹽。但由于女鹽池和六小池面積小,產量少,不能象在大鹽池里一樣持續進行生產并加以擴大,只是在大鹽池遭水患或其他原因不能進行生產時,才到那里去墾畦澆曬。宋元符元年(1098年),鹽池遭水災以后,官府就在女鹽池和六小池曬鹽,僅得鹽1782700斤。

宋朝南遷之后,黃河中游一帶處于戰爭狀態。特別是宋嘉定四年(1211年)到元至元十六年(1279年)間,運城經歷了拉鋸式的戰爭,鹽池因負擔龐大軍費開支,困頓不堪,經營管理失調,生產日益凋敝。

蒙古族原以經營畜牧業為主,從事鹽業生產不習慣,而且也不了解鹽對國家和人民的重大作用。因此,元太宗三年(1231年)管理鹽池后,便廢除了自唐以來已大體完備的墾畦澆曬的生產方法,而代之以天然結晶、人工撈采。

撈采是元代鹽業生產的主要方法。每年五月,駐守在鹽池的官吏,看見鹽池生出鹽來,就組織鹽池周圍的村民下池撈采。這種靠天然結晶的撈采方法,遇到干旱季節,陽光充足,還能多產些鹽;如遇陰雨天,產量就大減,甚至沒有收成。同時,由于沒有經過人工加工,產出的鹽味苦難吃。

元代,解鹽的年產量一般在400萬斤到600萬斤左右。元憲宗二年(1252年),產鹽1.5萬引,(每引重400斤,下同)合600萬斤,世祖至元十年(1273年),產鹽6.4萬引,合2560萬斤;世祖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 ,產鹽5400引,合2160萬斤。

明代,對鹽池生產采用“且種且摝”的辦法,既進行自然撈采,也重視墾畦澆曬。同時 又擴大了生產面積,不僅全部利用了大池北岸,嘉靖三十年(1551年)以后,又開墾了南岸。隆慶、天啟年間,還先后開發過女鹽池和六小池,使這些常年荒蕪的地區,全部投入了生產,鹽的產量和質量都有顯著的提高。特別是明萬歷三十二年(1604年),產鹽量高達28814萬斤,為歷史上鹽池產量的最高峰。

明朝以后,鹽池的生產資料為國家所有,生產所用的勞力,從鹽池附近的蒲州、解州等十二州縣征集,按戶抽丁,被征集的民戶稱為鹽戶,下池生產的民丁稱為鹽丁。鹽丁共20220名,每20名設一料頭(即工頭) ,作為生產組織單位。民戶抽丁,富有者可以雇工頂替,貧苦者只好自己服役。在服役期內,產鹽一引(200斤),發給“賑濟銀”一份,路途食宿,完全由自己開支。鹽丁不堪困苦,大量逃亡。從明朝中葉開始,政府采取了一些改良措施。一方面除繼續征集鹽丁,強迫進行生產之外,又雇用部分貧苦農民來充當勞役;另一方面獎勵商人自備工本,到鹽池直接開采。雇用的鹽丁,每撈鹽一料 (重1000引,合20萬斤)給銀20兩。嘉靖、隆慶年間,又增為撈鹽一料,允許另撈100 引,作為雇工的工本。這種生產方法,一定程度上剌激了鹽丁的積極性,因而出現了“鹽丁之力十不能得一二,召募之夫一可以當十百”的情況,促進了鹽池生產的提高和擴大。明朝獎勵商人自備工本開采食鹽的措施是:商人自備工本所產之鹽,一般是三七分帳,即商三官七。對于女鹽池和六小池苦鹽的開采,又往往是對半分帳。這種方法,極大地調動了商人的積極性,是池鹽生產史上的一個進步。

鹽池中禁門遺址(已毀)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遠在唐朝時期,國家為了保證稅收,鹽池周圍就設過壕籬。宋朝也修過攔馬短墻。明成化十年(1474年),鹽池周圍的土地收歸國有,征調民工,在鹽池周圍修筑禁墻。當時共修墻2500堵,長達17422丈。南北墻高1丈3尺,基厚為8尺到1丈3尺不等,頂厚6 尺至8尺不等。東西墻稍低,高厚都是一丈。禁墻之外設有馬道,以便往來。馬道之外挖有寬、深各一丈的隍塹(即壕溝),儲蓄野水,作為護墻河。禁墻設中、東、西三個禁門,中禁門與運城相對,取名祐寶;東禁門設在距安邑5里處,取名育寶;西禁門設在距解州8里處,取名成寶。鹽池東、中、西場內商人,自由出入。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政府又征調民夫3萬人,以半年時間把禁墻加厚至1丈5尺,加高至2丈l尺,環墻隍塹加寬至1丈5尺。禁墻內設60個鋪,分遣重兵把守。每逢夜幕降臨,3個門緊閉,整個禁墻之內恰如城堡一般,至此,中國歷史上唯一的一座固若金湯的鹽禁之城建立起來了。

清朝以來,鹽池幾乎全部廢棄了天然撈采的方法,采取墾畦澆曬。這種方法,經歷代勞動人民的實踐和創造,已臻于完善。

清順治六年(1649年),晉南農民王小溪揭竿起義,曾兩次占領運城。第二次在運城駐扎一個月之久,殺死運同鄭宏圖、運副李因之和場知事王存鏊,其他官吏逃散一空,工人紛紛回家。這次起義,摧毀了鹽池的組織機構和生產形式,直到起義軍被鎮壓下去之后,清政府也無法照常生產,只好畦歸商種。

畦歸商種,把畦地交給商人經營,清政府向商人征集畦課(稅)。畦地的劃分以錠為單位。每錠畦地,交稅銀50兩。每6錠為一號,每一號注一個商名,但不一定是一個商人,因為有幾個商人合伙澆曬一號畦地的。當時共有畦地485號,合2910錠。順治十年 (1653年) ,鹽池從業人員達兩萬余人,年產量5000余名(每名三萬斤),合15000萬斤。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鹽池的產、銷商人分開,產商只管產鹽,不管運銷,稱為坐商,運銷的商人只管運銷,不管產鹽,稱為運商。自此以后,坐商的課錠就轉由運商交納,運商納課領引之后,再到坐商處買鹽,畦稅實際變或了鹽稅。這一變化,意味著畦地的所有權向坐商方面轉化,生產資料逐漸為坐商所有。不久清政府承認“商人之有畦錠,猶農家之有田土”,即承認畦地的所有權屬于坐商了。

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七、八月間,鹽池發生嚴重水災,洪水入池,黑河被淤,鹵水減少,產鹽量大幅度下降。為了勉強維持生產,只得開曬六小池的苦鹽,一般年份只產鹽百余名,最多也不過300余名。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商人劉阜和創制了滹沱取鹵,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坐商李傳典又發明了鑿井取鹵,潞鹽產量逐漸恢復。

原鹽商大院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民國元年(1912年) 2月22日,河東臨時革命政權通過各個團體的協商,組織了河東鹽務臨時管理機構——河東臨時鹽政處。之后,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勸令商人各營原業,安心生產,并籌撥白銀7000兩,解決資本家資金困難問題。到年底,鹽產量達3725名,合55875噸。

民國2年(1913年)1月,袁世凱下令全國鹽務均由中央掌管,取消了臨時鹽政處。不久,便將鹽池作為借英、德、法、日、俄五國銀行巨款的擔保,由英國人管理,直到民國 27年(1938年)日軍侵占運城。據統計,民國17年(1928年)鹽池共有坐商64家,到民國 22年(1933年)只剩得39家。當時登記注冊并發制鹽特許證的畦地共549號,但實際開曬的僅有276號。

(四)

新中國成立前,運城鹽池的管理制度是封建把頭制度——老和尚制度。這種制度由來已久。在明代,統領鹽丁進行潞鹽生產的工頭稱為料頭。清代順治年間(1644-1661),畦歸商種,運城鹽池出現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在鹽商經營的鹽號里,統領鹽工的被稱為作頭,次于作頭者,稱作伴。鹽商和鹽工習慣上把作頭稱為老和尚。運城鹽池的每一家鹽場里都設有老和尚,并形成完整的把頭體制。其結構層次是:

老和尚:掌管潞鹽生產、技術、鹽畦建筑等事項。

老伴:老和尚的助手,著重統領下級工頭和鹽工。

二掌柜:位在老伴之下的三等工頭,分管三甲曹以下的工頭和鹽工。

三甲曹:四等工頭,分管四排子、小師傅和鹽工。

四排子:五等工頭,分管鹽工。

小師傅:六等,即最低一級的工頭,具體統管鹽工進行生產操作。

每場僅設一名老和尚。至于老伴,大鹽場設兩名,小鹽場設一名。二掌柜和三甲曹也按鹽場大小、工人多少設置,數額稍多于老伴。四排子一般小鹽場都不設,規模較大、鹽工多的鹽場才配備。小師傅無論大小鹽號都要配備,每一個小師傅管十多個工人,或者更多一些。

老和尚以下的這些工頭,除四排子、小師傅有時參加勞動外,其他工頭都不參加勞動,專門監督鹽工。

鹽場資本家完全依靠老和尚制度來統管鹽工和進行潞鹽生產。老和尚也依靠他所管轄的層層工頭,對鹽工實行絕對的、嚴格的統治。鹽工把以老和尚為首的封建工頭稱作壓在他們頭上的六層洋樓。

從老和尚到小師傅,都是從當鹽工慢慢熬上去的。但是,從鹽工能熬到小師傅、三甲曹等工頭的畢竟是極少數,而且得靠與老和尚、老伴有一定的關系。

當老和尚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懂得潞鹽生產技術,是曬鹽的行家里手;二是有能力統管鹽工。

老和尚由鹽場掌柜聘請。習慣上的做法是,每年農歷八月十五日潞鹽生產完場時,鹽場掌柜對原任老和尚一年的勞績進行估價,根據生產好壞做出續聘或解聘的決定。當聘的老和尚就組織他的工頭班子,決定出從小師傅到老伴的人選。在一個鹽場里站穩腳根的老和尚可以持續干許多年,但是,也有的老和尚干的時間并不很長便被解聘。

當老和尚必須懂得潞鹽生產技術,非鹽工出身的外行當老和尚是沒有的。老和尚掌握的生產技術不是從書本上得來的,完全是長期從事潞鹽生產的實踐經驗積累,而這種經驗積累,主要靠自身平時的留心、觀察、揣摸。

老和尚在生產技術上很大程度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如潞鹽生產過程中,鹵水(咸水)要和甜水搭配到一定的比例,才能曬出好鹽來。這本來是科學的,能夠用儀表測試出來的,而老和尚把握搭配比倒是否適當,是用手伸進水里去測試,行或不行,全憑手感。

新中國建立初期,國營鹽場和私營鹽場里都繼續保留了老和尚制度。1950年7月,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各鹽場開展了廢除老和尚制度的斗爭,通過批判斗爭,徹底否定和革除了這一封建把頭制度。但是,政府對以老和尚為代表的工頭,采取了區別對待,改造多數,打擊少數,對歷史上無罪惡、民憤不大、技術全面的老和尚,則安排他們擔任技師,做生產技術工作。多數的中、下級工頭,也分別情況,安排了工作。

鏟鹽圖(現代) (圖片來源:鹽湖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

吮吸著黃河母親的乳汁,古老的河東孕育了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成為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母親的乳汁,是甜中帶咸的,沒有鹽分的乳汁,哺育不出強壯的生命。為什么中華民族能在黃河金三角這個地方,從幼年學步,成長為上下五千年的民族巨人,其中一個重要因子就是鹽湖的鹽融入了黃河母親的乳汁。當我們面對鹽池時,不要以為它只是一池鹵水,而應該懷著一種敬畏和神圣的感情去認識他,因為在它的腹腔里,孕育的是生命的精靈,是文明的精靈,是文化的精靈,它是上蒼青睞中華民族的無私饋贈!

來源:厚道運城、學習強國

原標題:上蒼饋贈的瑰寶——千古鹽池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