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旅遊 > 旅遊分享 / 正文

回望千年滄桑的華夏第一石城

2022-09-23 旅遊分享

歷史是一條長河,經歷歲月風塵的石城是河中的沉船,一代又一代的人們如流水般一去不返,唯有一艘艘沉船滿載著昔日的榮耀與繁華靜靜地躺在河底,凝固著一段段鮮活的歷史。

一座山,因一座城而聞名;一座城,因一段記憶而遐邇;一段記憶,因傳承而重啟。吳堡石城既彰顯著刀光劍影中的“武功軍威”,也回蕩著大漠孤煙里的聲聲駝鈴。

輕輕一縷風別去了夏炎的季節,在這柔情似水的陣陣秋風中,秋爽似乎在游說它的豐韻,這座城,因慢而美,塵囂未染,靜守沉默。

從吳堡縣城出發,順著沿黃公路向東行2公里左右,便來到素有“華夏第一石城”之美譽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吳堡石城腳下。駐足仰望,但見崖如刀削,壁立千仞,墻似盤龍,城入云端。

繼續向北行一公里多,便是吳堡石城之甕城門口。

吳堡石城是全國保存最完整、建筑歷史久遠、文物價值極高的“中國第一石頭城”,有“華夏第一石頭城”之美譽。該城坐落在黃河天險之石山,山環水繞,實乃“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地,易守難攻,宛如銅墻鐵壁,故有“銅吳堡”之稱。

吳堡石城占地10萬平方米,城墻周長1225米,城墻高6米至10米,寬2.6米至7.5米,城墻里外均用青石包砌,中間黃土夯筑,城墻依山就勢,蜿蜒曲折,龍盤虎踞在吳山的山頂上。石城東西兩面均為百丈懸崖,北有吊橋與后山相連,南有“官道”通往今縣城所在地——宋家川。石城共有城門五座:東曰“聞濤”、北曰“望澤”、西曰“明溪”、南曰“重巽(xùn)”,唯甕城門名曰“石城”。


01

穿越千年的歷史之城

石城始建何時至今尚無定論,但據《宋史·夏國傳》記載,北宋開寶九年(976年)大將李克睿攻破石城,“斬首七百余級,獲牛羊千計,俘寨主侯遇以獻,累加檢校太尉”。由此可見,早在一千多年前,石城就已頗具規模,但各種資料始終未見石城始建城墻之文字記載。從石城內外、山上山下發現的許多石刀、石斧等文物來看,石城建城應有三四千年歷史。

據《吳堡縣志》記載,自金正大三年(1226年)起,石城便一直是吳堡縣治所在地,直至1936年吳堡縣治被國民政府撤離,石城作為吳堡縣城長達710年之久。

甕城門西側數十米處有一座古墓,墓碑上刻寫有“大明山西澤州節判張公神道碑”幾個大字,該墓始建年代不詳,完工于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張公下葬于明萬歷十二年(1584年)。1980年夏,縣文物部門對該墓葬進行了搶救性發掘,始知該墓為一座規模宏大、形同石窟的墓葬,石窟全部由人工用錘鏨打鑿而成,旁邊還有一個空位。據專家研究,此類型墓葬在陜北地區實屬罕見。

進入甕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通高大氣派豪華的巨大石碑,碑的正面用篆字刻著“重建關王廟記”幾個大字。該碑刻立于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據碑文記載,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由于久旱無雨,縣令張士杰遂會同教諭姚舜德和退休官員張澍等跪立在甕城內已毀棄的關王廟前祈雨,天遂人愿,全縣喜降甘霖,于是縣令刻立了這通石碑記述此事。奇怪的是,該碑正面字跡工整,而碑陰面的文字,無論大小,大多嚴重傾斜,此間寓意,令人不解,成為石城“十大不解之謎”之一。


02

大美滄桑的文化底蘊

進入南門,只見城門洞高十余米,寬四五米,東西兩壁,彈痕累累,這是日軍炮擊石城時留下的證據。1938年2月,日軍侵占了黃河對岸柳林縣軍渡、郝家津等村,并企圖進犯陜甘寧邊區。日軍在山西境內多個山頭設立了炮陣地,經常炮擊石城,城內許多古建筑毀于炮火。

沿著南門內的“馬道”走到南門洞頂,原有的城門樓早已不復存在,旁邊原有的魁星樓和甕城內的關王廟只剩殘垣斷壁。據統計,石城現有獨立院落42處,石窯洞220多孔,石城以文廟為中心,分別有東、西、南、北四條街道,通往各個城門口。沿東街西行,便進入了石城里保存較完整、規模最大的“王思故居”,其創建人王思,世居石城,曾官至四川布政司右參政,告老還鄉后修建了這處四合院,這里分為前院、后院。前院西側窯洞供長工、短工居住,東側有牛棚、馬圈、石碾、石磨;后院為典型的“明三暗二廂六倒五”四合院建筑,后院內西廂窯里有暗道通往后院外濃密的樹林里。

順著石砌坡道行至城內制高點——縣衙所在地,大堂、二堂、三堂已毀,唯有過堂和監獄舊址尚存。據資料記載,自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始,原縣衙大門口一直立有一塊碩大的石碑,名曰“三事箴碑”,碑上刻有“清箴、慎箴、勤箴”之警句。縣衙大門左右兩側各放置有一塊木牌,其上分別刻著“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彰顯著“為官之道”。

再向北行,便來到了神奇的澇池。澇池在十年九旱的陜北地區遍地都有,本不稀奇,這個澇池在石城也只是一個較大的積水池而已,雨小蓄水,雨澇則從近處的水洞流至城外,保護著石城免受缺水和雨澇之苦。澇池之所以神奇,是因為千百年來池中雨后每有積水,便會有蚌出現,其大小如拇指蓋,遍布水池內。“澇池之蚌”成為石城的又一個不解之謎。


03

觸摸古城舊時光

石城有“東北”“西北”兩座角臺。站在東北角臺上,山下原規模宏大毀于清咸豐年間的水寨遺址一覽無余。角臺下雜草叢生,深過腰間,隨便吶喊一聲或扔一小塊石頭下去,便會有兔子奔跑或有山雞、鴿子等飛出。

石城之所以叫“銅吳堡”,其實是出自陜北的民謠“銅吳堡,鐵葭州,生鐵鑄就綏德州”。應該是為了表述“吳堡石城”的銅墻鐵壁,才有了這樣的描述……

且游且思且忘懷,且停且忘且隨風。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以前有名的商業街,再往南行,東側便是私塾、縣官府邸和薛家大院,西側是占地3000余平方米的文廟所在地。本是初相識,卻似故人歸。置身其中,已忘情,不知今夕是何夕,清風送來千百年來商家買賣貨物的吆喝聲,孩童朗朗讀書聲……

沿著南大街向南行走,西側依次是王家大院、女校、李家大院、營房、農貿市場,東側則依次為興文書院、石城開發保護所、石城小學等建筑。

興文書院始建于清嘉慶十九年(1814年),至今已有200多年歷史,是榆林市“四大書院”之一,早在1926年這里就誕生了中共吳堡縣第一個黨支部,也是吳堡縣最早的縣委所在地。吳堡縣的許多仁人志士正是從這里開始了自己人生歷程。

從南大街南頭再次登上城墻向西行走,腳下城墻蜿蜒,溝里流水潺潺,中間壁立千仞,俯視之,讓人膽戰心驚,比東段城墻更加險峻。站立西門洞頂,向溝底望去,但見懸崖峭壁、山路彎彎,幾近直上直下,那是石城人賴以生存的挑水之道;向東回望石城,樹林深處有“苦井”,那是千百年來石城被圍之后人們賴以生存的水源;向南遙望,半山腰的“環山抱水”石刻彰顯著石城的險峻,黃河岸邊的“逝者如斯”石刻似在訴說著石城數千年的歷史。

沿佳吳公路向東望去,在夕陽的映照下,石城金碧輝煌,而全城星羅棋布、錯落有致的石窯洞、石院墻、石門墩等,把石城雕琢裝扮成了一座璀璨而精美的“石藝博物館”,令人駐足難忘。吳堡石城將以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戰略為契機,用自身千年來的歲月紋身,重啟石城的傳承傳奇之旅。因為來過石城,記憶中增加了更多底蘊,石城也會因你的到來而不一樣。

站在石城的城垣之上,看古城大自然的絕美,憶古城金戈鐵馬,賞屹立于亂世之爭的雄風,古城槍林彈雨、傲然挺立的不屈定會重啟你“會挽雕弓如滿月”的壯志與“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

總要去趟吳堡吧,這里鐘靈毓秀,人杰地靈;這里物華天寶,資源豐富;來這里走訪柳青故居,探尋文化精神;來這里看迸激流于危崖,瀉洪波于萬里的黃河二磧;來毛主席東渡黃河的毛主席東渡黃河紀念公園,感悟先輩的革命精神;來這里享受以黃河文化、黃土文化和陜北風情為主題的橫溝溫泉;來這里打開味蕾,嘗一嘗吳堡特色美食“四大皆空”,用一碗手工空心掛面喚醒一天的精氣神。

來這里采擷一縷暖陽,譜寫暖暖的詩章;靜守一份默契,共剪一段如水光陰;一季一季,都是讀不完的詩。

作者:夭夭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