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旅遊 > 旅遊分享 / 正文

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諸葛鎮略疃村

2022-11-24 旅遊分享


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諸葛鎮略疃村

文/吳傳忠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一九第七天,雖然冷,天卻藍得純凈,沒有一絲白云、也沒有一絲的風,陽光普照。好友相邀去略疃村探訪,欣然前往……

暖陽河河面已經結冰,遠處的山坳在太陽的照射下,輪廓顯得格外的清晰。今天是小暖峪集,路上不時地遇見或騎電動車或步行趕集的鄉親,他們邊走邊交談著,臉上都顯示出幸福和富足的表情。

臨近村莊,村前小河岸邊一排直徑數人才能合抱的平柳樹,雖然沒有了春夏的青綠和蒼翠,但依然枝如鐵、干如剛,傲然屹立在藍天之中。小河水不多,卻清澈見底。可以想象,在炎熱的夏季,河水嘩嘩流淌,大樹郁郁蔥蔥,在這里乘涼是多么愜意的一件事啊。

拐過小橋,是一處花崗巖石門樓,上面刻有“略疃村”三個紅色的大字,門樓的兩邊是兩棵樹齡百年以上的柿子樹。他們既像兩位士兵守護著略疃村的安寧,又像兩位老人在迎接歸來的子孫……

略疃村黨支部李書記早已在那里等候我們了。

話題就從石門樓拉起。李書記說,這個石門樓是俺村李學進捐款修建的,他是沂水縣昌晨公司的老板,他對老家非常支持關心,經常為老家做好事。

談起村莊的來歷。李書記說,俺村李氏,明初自山西洪洞縣老窠窩村遷入山東臨朐縣東南部南流子莊。大明永樂二年,南遷沂水北鄉卜居小暖峪莊,后西遷南桃花坪村,清乾隆年間李氏兄弟三人(李月白、李辰白、李秀白)析居略疃村,耕讀為業。逐步發展成現在的村莊。

談起和平醫院。李書記說,當時村前邊這一片空地都建起了瓢屋子,高橋等地的村民都來參加和平醫院建設,你看到的這個和平醫院舊址是李明奎家的,李明奎1948年是沂北縣縣委委員,后來擔任組織部長、宣傳部長等職,是他把自家的房屋和土地捐獻出來,用作建設和平醫院用,他家原先是四合套宅子。后來農業學大寨修河崖,把西面、東面、南邊的房子扒了去了,就形成現在這個樣子。

1946年10月,新四軍衛生部在諸葛區略疃村建設和平醫院,主要是搶救孟良崮戰斗下來的傷員,俺村三十多名村民幫助看護傷員。從孟良崮上收來一位職務是師長的傷員,沒有搶救過來,在和平醫院犧牲了,六十年代,縣里才將這位師長的遺骨遷往跋山革命烈士陵園。

李杜峰大爺

在南北大街上遇見了91歲的李杜峰大爺。

他告訴我,村后這座山,與西面的三角崮并排的這座山,名叫“閻王鼻子”山。這座山是山上摞山,站在上面都要夠著天了,哈哈!西面“三角崮”,“貨郎鼓”是大山。這個“閻王鼻子”山細流尖,從高度來說,不矮起那兩座山。你在這里看著閻王鼻子山細流尖,其實山頂上很平展,原先姓顧和姓王的在那里居住,后來搬走了。山的東面石光崖下面有一只泉眼,名字叫“一汪水”。不管天氣有多干旱,都有一汪水。能盛兩三挑子水,春天秧地瓜、種花生都到一汪水去取水。

前面這條河叫什么河啊?

叫順天河,是七十年代修建的,先修得順天河,后建的橋。

村前順天河邊的那幾棵大樹有不少年歲了吧?

河邊那幾棵平柳樹是自生自長的,1958年大練鋼鐵的時候,全村的大樹都殺光了,曾經想殺了那幾棵樹煉鋼鐵。人們說留在路邊長著乘涼的,就留了下來,長成了現在的樣子。樹齡有七八十年了吧。

咱村有和平醫院的時候,你還記得嗎?

1946年我們村建立的和平醫院,那年,我就十六歲了,在和平醫院里伺候了一年的傷號。

李杜同大爺

在返回的路上遇見了李杜同大爺。他告訴我,俺村1982年秋天曾經出土過青銅劍和三條腿的銅鼎,出土銅鼎的時候曾經損壞了一條腿,后來讓沂水縣博物館進行了修復,我也去找了幾個箭頭子,都交給了沂水縣博物館。

開始是怎么發現的啊?

那時候,村西是俺村取土墊欄的土拉場子,下華莊叫一個王松田老漢拾糞的時候發現土拉場子有一個東西發綠,他上去用糞叉子撥拉撥拉,聽著脆響聲,就用糞叉子把青銅鼎撥拉出來了,一看是三個腿的銅器,就報告了村里,村里又報告了公社和縣里,縣里來進行挖掘的,還出土了銅戈、陶器等殉葬物品。說是是春秋時期的墓葬呢。





平柳樹




土地廟

和平醫院舊址


文化廣場


村居

村前的橋



民居

閻王鼻子山




俯瞰村莊


父老鄉親

以下是2017年11月在略疃村拍攝的老照片

以下是2018年8月在略疃村拍攝的老照片


原載《鈴子隨筆》微信公眾號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