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旅遊 > 自由行攻略 / 正文

從葡京市井,到澳門風云

2022-09-23 自由行攻略
繼香港碎片、北京印記之后,這次葡萄牙導演 José Pando Lucas 聯手街頭藝術家 Vhils ,記錄下第三座亞洲城市:澳門。他用介于紀錄片與虛構紀實的方式,討論時間、距離與溝通。重要的是,當信息能夠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遍世界時,在看似縮短的時空間距中,是否還有人在認真地溝通與聆聽?
大體來說,澳門也有兩個。一個屬于本土的男男女女,騎著助力車在各式燈牌下穿梭,他們心里的澳門或許還叫“梳打埠”。另一個屬于外鄉人,他們從新葡京或者威尼斯人涌出,一批流向娛樂城,瞪著缺覺的雙眼,等待不可期的驚喜,另一批涌入官也街大三巴媽祖閣,舉著相機來來去去。

澳門浮世繪


身為葡萄牙人,導演 José Pando Lucas 看澳門的方式更加立體而情感復雜。
影片本身是為紀念父親、祖父以及葡萄牙的內陸山區 Trás-os-Montes(也是航海家麥哲倫的誕生地)而作。女主角在短片中以電話為媒介,講述了一個基于 José Pando Lucas 祖父母的真實故事。

在過去祖父生活的村莊中,全村只有一臺電話。如果你想聯系他,只能打給他鄰居,他們會到他家里告訴他有人找。
人們會候著電話,等鈴響,只為聽那個很久沒聽到的熟悉聲音。
村里人在電視面前會感到不自在,而祖父甚至會穿新衣打領帶看電視,因為他相信熒幕背后的人也能看到他。


這是來自 José Pando Lucas 祖父母的故事,但按照他的話來說,也可能來自任何一個人。
他相信講故事的最好方法,是去講那些原本就存在于你身上的故事。
你越是了解你正在創作的主題,你就越能深刻地把觀者和影片聯系起來。因為他們會在片中看到自身的投射。

José Pando Lucas 這樣形容這部基于真實故事的短片,他借一個在澳門的女人的意象,去敘述自己的回憶。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出現的幾個老視頻鏡頭,是來自 José Pando Lucas 朋友的父親 Domingos Silva 提供的舊錄像帶,他用鏡頭記錄下上世紀 70 年代的澳門。
這些不過幾秒的舊錄像帶鏡頭,連同街頭藝術家 Vhils 以當地人形象為素材創作的雕塑涂鴉,還有真實與虛構并存的故事,加上現實影像,構成一出亦真亦幻的澳門浮世繪。
只不過這里時空交錯,既有舊日榮光,也有現世新像。


葡式東方夢


José Pando Lucas 的短片,一貫讓人聯想到王家衛的電影:
搖晃的鏡頭,迷離的色彩,光怪陸離的城市和平淡又深刻的人臉。
學美術出身的他,在創作時經常受地球不同地區和光譜的影響,“帶拳擊手套的奶奶”和“在綠色天空中漫游的花奶牛”都是他喜愛的意象。
而這種對混雜而奇異形象的迷戀,反映在影片中就是高色彩飽和度的畫面。

曾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門,直到 1999 年才回歸中國。自然這里的風貌早已被葡式文化所影響,建筑的多彩與燈牌的霓虹,分別在白天與黑夜為這塊東方土地演繹著異國風情。

而在葡萄牙這座色彩之城成長起來的 José Pando Lucas,更是善于捕捉澳門樓宇與街道間的顏色。
赭紅的樓頂,奶黃的舞獅頭,赤紅的祭臺,薄荷綠的墻體, 熒光色的燈牌……
城市里這些常見到被忽略的色彩,在異鄉人的眼中顯露出不同以往的鮮亮。


除了賭場,澳門另一種隨處可見的建筑就是教堂。大三巴牌坊、玫瑰圣母堂、圣若瑟修院、圣老楞佐堂、圣方濟各圣堂,它們見證城市人的悲歡聚散,承載一代代人的心愿禱告。
片中背景音里時刻環繞的類似誦經的男聲,以聲音元素映射著這座宗教之城。
這也是這座城市最神奇的地方,它無比自然地把兩種看似最矛盾的元素融合在一起:
博彩和宗教,一個世俗紅塵,翻滾利益人心;一個清凈純粹,發愿祈禱禮拜。

賭城和蛋撻
直到 2002 年才正式開放賭權的澳門,現如今即便稱它是“東方拉斯維加斯”也不為過。
最會做城市特刊的《MONOCLE》雜志,曾在第 36 期對澳門進行專題報道。他們將這里形容成“旋轉之城”。
轉的是輪盤,是經濟,亦是這里風云際會的過往和將來。

影片里有一幀一閃而過的賭場畫面,是夜晚閃爍的“葡京娛樂場”燈牌。
披著娛樂外衣的賭城,對部分人來說,的確是樂趣天堂,但對更多人來講,就像上世紀 5、60 年代的澳門舊稱,它永遠是不變的“梳打埠”。

這是曾經人們對把錢財散盡地方的固稱,“梳打”是過去人用來洗衣的化學品,既然衣衫被洗凈,那口袋里又怎會留下分文。
過去老港片里愛用這個名字來指代澳門,今日講來雖拗口,但卻形象且似隱藏無數市井舊聞。


當然對大多數來人說,除卻博彩這個神秘而刺激的元素之外,飲食是另一重絕對吸引。
2017年,澳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創意美食之城”,是繼成都、順德之后,第三個獲得此稱的中國城市。

澳門對料理有很高的接受度,既有高端如米其林的Fine Dining:8餐廳、黃雀印度餐廳;又有本地人聚餐常去的家常餐廳:金玉滿堂。
而更常見的是各類市井小鋪,早餐到盛記白粥吃粥和豆花,中午去梓記牛雜點面和咖喱魚蛋,下午在龍華茶樓喝茶吃點心,或者去新英記點個豬扒包,安德魯買個葡撻。




套用時髦的概念來說,這里就是國內最早的 fusion 菜發源地。無論是甜黨還是咸黨,在澳門都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味道。
在城市高度化相似的今天,澳門依然保持著無可復制的性格。但這性格是復雜的,三言兩語無法一言蔽之。
同時受歐、亞兩種文化浸潤成長起來的澳門,懷舊摩登,歷史現代,厚重清新,各種矛盾的性格渾然一體,市井是它,奢華亦是它。


很長一段時間內,對生活于這片土地上的人來說,他們就像是大地上的異鄉者,但這座城市自有它的運作方式,它奇異地補償了這里的居住者,這就是獨有的、東西融合的、柔緩而堅定的歸屬感。


對澳門人來說,這里既是恒定的,又是變化的。每一天它都在迎來送往異鄉客和本地人,告別和到來都是平常。
但無論何時你來到這座城市,氣氛都會松弛下來,選擇摩登還是選擇懷舊,它都有對應時空等你駐留。

撰文 / 阿菜
編輯 /  Zoey
合作/投稿請聯系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 NOWNESS 獨家發布,未經許可請勿復制轉載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