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民俗 > 故事大全 / 正文

微小說:我跟‘母野人’生的女兒長大了,我想帶她逃走

2022-11-20 故事大全

我之所以想查尋出路,是因為我想為以后出逃做準備。

是的,我不想繼續在這里呆下去了,就算不為我自己,也得為我的‘小可愛’想一想。

她現在已經五歲了,再過上大半年,她馬上就要六歲了,雖然她已經錯過了上幼兒園啟蒙的最佳時間,但若是趕在六歲時送她去上小學,卻也還為時不晚!

之前我不打算出逃,是因為小可愛也跟小野人一樣,全身都是毛發。

可隨著她漸漸長大,所有的毛發卻是自動脫落了,她現在看起來就跟正常的孩子一模一樣,她已經不能算作是野人了。

“爸爸,您累不累,要不放我下來吧!我能自己走呢!”

小可愛撲閃著大眼睛望著我,她笑得很是甜蜜,都露出兩顆小虎牙了,小臉蛋上的兩個小酒窩,甚至讓我看得心都要化了。

“那我放你下來,你自己可要小心點哦!這草叢里邊可能會有蛇呢!爸爸以前跟你媽媽才認識的時候,就曾被蛇咬過呢!”

我一邊將她從雙肩上放下來,一邊啰嗦著叮囑她一番。

放她下來之后,我立馬便牽著她的小手,同時用兵工鏟不斷橫掃著前邊的野草。

這樣既可以開路,也能將一些蛇蟲鼠蟻給趕跑,那樣我的小可愛也就會安全多了。

正當我們小心翼翼地向前探索時,野姑娘突然停在前邊不動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虎嘯之音。

“停下,危險!”野姑娘焦急地回頭吼了一嗓子,我的心頓時提到嗓子眼了。

“爸爸,那是只老虎嗎?”

小可愛指了指前邊草叢里臥著的一只花斑老虎,昂首向我問道。

我顫抖著點了點頭:“嗯!是只老虎,號稱百獸之王的老虎!咱們先別過去,先看看情況再說!”

我飽含著敬畏地心靈遠遠地打量了老虎一眼,只見它正張開血盆大口打了個哈欠,隨即一股腥臭味迎面撲來。

它似乎才睡醒,它那不是在打哈欠,它似乎是在嘲笑我們這幾個愚昧的生靈,又讓它可以飽餐一頓了。

小可愛緊緊地依偎著我,稍有點害怕地說道:“那媽媽豈不是很危險?她斗得過老虎嗎?”

我安慰她道:“放心好了,你媽媽可是很厲害的,她只是擔心我們罷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野姑娘回過頭去的時候,那只老虎也已經緩緩地起身了,它已經進入了隨時準備戰斗的狀態。

野姑娘正在慢慢地逼近它,正當它一躍而起,向著野姑娘撲去的時候,野姑娘也側身一跳,正好避開了它的撲咬。

就在老虎四肢落地的同時,野姑娘迅速抓住了它的尾巴,然后原地不停地拎著它轉圈,直到轉了好幾圈之后,又使勁一甩,直接將老虎甩出去好遠。

老虎被甩在地上滾動了好幾圈,隨即站起身子晃了晃,張開大口嘶吼了一聲之后,又向著野姑娘撲去。

野姑娘側身躲開的同時,一腳踹向了老虎的肚子,又將它踢出去老遠。

老虎落地之后,自知不是野姑娘的對手,卻是不敢再次沖鋒了,直接撒腿就跑。

野姑娘明顯不想放過這即將到手的獵物,于是迅速追了上去。

“小可愛,咱們快跟上吧!”

我見野姑娘追趕老虎去了,有點不放心她,畢竟虎的名,樹的影,老虎的威名可不是吹出來的。

“嗯!爸爸!咱們給媽媽助威去吧!”

小可愛抿著嘴,連忙點了點頭。

等我背著小可愛追上去的時候,野姑娘又開始跟老虎戰斗在一塊兒了。

只見野姑娘死死地箍著老虎的脖子不撒手,而且還咬住了老虎的一只耳朵,一人一虎纏在一起,同時在草地上滾動著。

老虎被勒得不停地嘶吼著,四肢爪子使勁地亂踹,已經將野姑娘多處抓傷了。

“小可愛,你呆在原地別動,我去幫你媽一把!”

我叮囑她一聲,沒等她作答,提著兵工鏟就直接沖向了野姑娘與老虎戰斗的方向去了。

“野姑娘,我來幫你。”

我大聲提醒了她一下,隨后雙手緊抓著兵工鏟的手柄,直接一鏟子鏟向了老虎的肚子。

因為肚子乃是任何一個生物的弱點,朝肚子下手準沒錯!

老虎肚子被我鏟了一鏟子之后,立馬就見紅了,鮮血瞬間便染紅了周邊草地,只聽它張開血盆大口悲吼一聲,四肢蹬了幾下,便沒有了動靜!

隨后我們一家三口圍坐在老虎的尸身邊上,原地休息了一會兒之后,野姑娘便扛著老虎打道回府了。

我再次將小可愛背到了脖子上,然后緊跟在野姑娘的身后,一起回去了。

這只老虎夠大,剝下它的皮,應該夠給小可愛做一身新衣服跟一雙新皮靴的了。

回到山洞之后,我試著跟野姑娘商量道:“老婆,現在咱們的女兒也長大了,應該多出去走動走動,你每天打獵也挺累的,我們雖然幫不上什么忙,但是我們也能去采摘一些野果子,或者撿些柴火回來啊!”

我一邊跟她解說,一邊不停地打著手勢。

她雖然聽懂了,不過她卻是直搖頭:“不累,危險!”

“唉!”

我只能低下頭,暗自嘆了口氣。

她始終還是不肯給我自由,雖說是怕我跟小可愛有危險,但我卻是知道,她其實是在怕我會離她而去。

可我從來沒表露出我有想逃走的意思啊!為啥她會把我看得那么緊呢?

還有就是,這些年吃野獸的時候,我還特意專挑骨頭部分吃,骨髓更是吃了不少,可我的力氣也不見得增長了多少啊!

洞口的那塊幾百斤的巨石,我仍然挪不動一絲一毫啊!

可野姑娘作為一個雌性,為啥她的力氣卻會是那般大得驚人呢?

我想帶著小可愛逃走的夢想難道真的不能實現嗎?

我不停地反復問著我自己!

我已經厭倦了這大山里的生活,我現在只想回到父母的身邊,只想回到人類的社會當中去。

我想念高樓大廈,我想念大超市里邊的各類商品,我想念飯館里邊以及小吃攤上的各種美食!

當然,我更加想念的還是我的學校,我想重新回到校園里邊去。

可這一切都難以實現了,我現在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小可愛的身上。

因為她的力氣天生就比較大,雖然現在她還小,但我卻能看得出來,她將來長大了,她的力氣絕對不會比她媽媽的小。

因此在她吃肉食的時候,我總是讓她吃帶骨頭的部分,而且還特意用兵工鏟將骨頭敲碎了,讓她多吃骨髓。

我吃了不管用,她吃了卻是很管用,她的個子比起同齡人來講,卻是要高得多。

每當野姑娘外出打獵的時候,我就會讓小可愛去洞口搬那塊巨石,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終于在小可愛滿了十四歲的那一年,她已經能夠搬得動那塊巨石了。

她現在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已經是一個大姑娘了,相當的漂亮,跟她媽媽一比的話,她媽媽簡直是一個糟老太婆了。

她在我多年的教導下,已經什么都懂了,可以毫不客氣地講,她最起碼能拿個小學六年級的文憑了。

她很喜歡粘著我,遺憾的是,我卻是做不出一身像樣的衣服來,為了男女之防,我只好讓她多裹幾層獸皮。

可是冬天還行,夏天卻是由于天氣太熱,她死活不肯多裹幾層獸皮,而是喜歡學野姑娘一樣,光著。

后來野姑娘也發現了問題,于是她便開始籌謀著分家,她拿著我的那把兵工鏟,在自家山洞的旁邊不停地挖著。

我知道,她這是打算再挖出一個山洞來,然后讓小可愛搬出去住。

小可愛那么聰明,當然也看出了她媽媽的那點小心思,于是她每天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因此野姑娘在挖山洞的時候,她故意不去幫忙,整天就想粘著我。

我現在也面臨著一個難題,那就是已經到了不得不逃走的時刻了。

因為小可愛的年歲越來越大了,若是她一直待在這里的話,她將來跟誰成婚?她將來依靠誰?

我跟野姑娘遲早會有老去的那一天,因為之后的這些年里邊,野姑娘已經開始日漸衰老了。

我估計在她遇見我的那個時候,她就應該有著三十多歲的年齡了,按照這么算的話,她已經快五十了。

我一直待在這里也無所謂,可是我卻是不能讓小可愛一輩子都待在這里。

萬一哪天我跟野姑娘都相繼去世了,那么她怎么辦?她豈不是會很孤獨?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