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網

首頁 > 小說 > 小說推薦 / 正文

洋息新書《唯見人間幾兩風》免費閱讀推薦

2022-11-24 小說推薦

小說信息

書名:唯見人間幾兩風

作者:洋息

簡介: 閔芷棠認定一個人,就再不會放手。第一次見到夏楷博,是在高中的第一天。她和身旁的任詩說:“你看那個男生,痞裡痞氣的好看吧。”任詩當時不知道在想什麼,隻點了點頭。不久以後,閔芷棠通過竹馬認識了夏楷博。他們順理成章成為了朋友,但她不甘如此也隻能把這份心動藏進心裡。……他們在一起後劉宇寧的《讓酒》在課間廣播總能聽到。他們在操場散步,夏楷博湊近她的右耳說:“我本桀驁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說完又補了一句:“缺甘願栽在你這。”閔芷棠微微愣住,她可以清晰聽到他的呼吸,聲音帶著些許蠱惑和曖昧。時隔多年,閔芷棠還是忘不了那時滿眼都是她的少年郎。儘管以後夏楷博心裡也隻有她。

免費閱讀全本網站推薦

唯見人間幾兩風(點擊進入)

https://www.hjwzw.tw/hjwinfo/323417.html (複製后瀏覽器打開)

第一章試讀

高一的她

某年九月的秋分,是閔芷棠高一開學的第四周。

講臺上一位知性女教師講著枯燥乏味的英語知識,可能僅對於閔芷棠這是枯燥乏味的。

少女懶散地坐在最後一排趴在桌上繪畫,過了一會兒,許是覺得無趣便抬頭盯著前方的掛鐘。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臨近上課的尾聲,悅耳動聽的下課鈴聲和一雙雙期待的眼神好似都在告訴她“現在大家都無比期待下課”。

閔芷棠對於英語是典型的“上課就困,下課精神抖擻”,倒也不是厭煩這門學科,隻是從小就不感興趣。

東濰七中的課間時間20分鐘,足夠去校內的食雜店買東西了。

閔芷棠和任詩並排往樓下走,她們兩個雖然初中在一個學校,但很少碰麵。任詩是知道她的,常年霸占著年紀第一的清冷仙女。

兩個人在操場散步,討論著周日要不要去放鬆一下。

閔芷棠注意到一個和毛珈毅在一起痞裡痞氣的男生,應該是毛珈毅的朋友了。閔芷棠沒多在意,多看了一眼就想起了高中第一天就見過這個男生,當時還和任詩說“你看這個男生,痞裡痞氣的好看吧。”毛珈毅沒發現在不遠處的閔芷棠。

任詩指著毛珈毅的背影問:“這不是你那竹馬毛珈毅嗎?他旁邊那個男生我好像見過欸。”

說完看著閔芷棠的眼睛又補了一句“你不去打個招呼嗎?”

閔芷棠一臉淡定地說:“還有四分鐘上課,咋倆現在上樓應該還來得及。”

任詩愣住兩秒,拉起閔芷棠的手就往教學樓大門跑。

兩個人走路慢,到班級剛好打上課鈴。這節課是自習,倒也不用著急,隻是任詩沒問這節是什麼課。

坐下不一會兒任詩才發現是自習課,開始埋怨閔芷棠不把話說清楚。

任詩掩麵趴在桌上笑:“你的……頭發都……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閔芷棠拽下皮筋紮了個丸子頭,俏皮又可愛,擠出個微笑照著鏡子問她:“怎麼樣,還亂不亂了?是不是好多了,我最近還挺喜歡紮丸子頭的。”

兩個人是前後桌,閔芷棠在最後一排,上課說起話來極為方便。

閔芷棠的同桌是個學習不錯的男生,還是個英語課代表,當初安排座位閔芷棠沒多大反應,明顯是教英語的章妍提出來的。

對這個同桌她不意外,不過英語課代表賀銘倒是遠近聞名的大帥哥。

這波,她不虧。

初中時候她的英語成績一直保持在八九十分,在班裡不是最好,也是個中等成績。

高中摸底考就往下拉分了,更彆提以後的英語考試了。

周日閔芷棠到底還是和任詩去了美容院,這美容院是任家的,任家主打化妝品行業。

從美容院出來閔芷棠好像看到了毛珈毅的那個朋友,身邊還有個女人。

那女人身上有股韻味,挽著他的手,兩人親密無間。

新的周一,閔芷棠自己走往學校,路上遇到了毛珈毅和那個男生。毛珈毅問她:“上車嗎,我捎你去學校。”

閔芷棠一臉鄙夷地問:“就你?小時候騎自行車腿摔斷的技術捎我去學校?”

那個男生終於開了口:“同學,你可以坐我的車。”

閔芷棠沒客套,直接坐上了後座,還不忘衝毛珈毅吐舌頭。

閔芷棠向他問:“學長,你叫什麼名字啊?我是閔芷棠,高一(8)班的。”

毛珈毅搶著回答:“他叫夏楷博,和我一個班,我們倆都在高二(13)班。”

她指責毛珈毅:“你彆插嘴ok?”

毛珈毅自顧自的騎車走了,還在想要不要和夏楷博搭話,夏楷博先開了口:“你和毛珈毅怎麼認識的啊。”

閔芷棠不知道他這句話還有什麼彆的意思,到她聽出來了這是句陳述句。

“他是我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她想了一會回答。

閔芷棠又開口:“學長,你身上的香味很熟悉的感覺。”

夏楷博沒說話,她發現他們已經到學校了,夏楷博把自行車停好,閔芷棠把手機遞給他並說:“學長留個聯係方式可以嗎?”

他很少給女生聯係方式,今天不知道怎麼,鬼使神差地接過手機輸入了電話號。

閔芷棠走了不遠回頭和他說:“中午你有時間嗎,我可以請你吃飯嗎?”

夏楷博看著她的臉笑嘻嘻說:“可以啊,當然可以,小美女約飯怎麼能拒絕。”

她想起昨天那個女人,轉頭笑容微微收斂。

中午,夏楷博在高一(1)班後門掃了一眼就看到了閔芷棠在收拾東西。班級裡所剩無幾,隻有寥寥幾人還在收拾東西。其中就包括閔芷棠,側身意外得看到了夏楷博靜靜地注視著她。

快步走向他,對他莞爾一笑說:“我們走吧,讓你久等了,真是抱歉啊。”

夏楷博:“你想吃點什麼?”

看到學校對麵的火鍋店,閔芷棠脫口而出:“那就火鍋吧。”

為了顧及他的感受又說:“你吃的慣火鍋嗎?”

他輕聲說:“可以。”

吃到一半閔芷棠發現他很會找話題,但又想到了昨天的那個女人,順勢問到:“你昨天在哪吖,我好像看到你了。”

看似是隨口一提,但卻琢磨半天才問出來。夏楷博像是看出她的擔憂:“陪我姐逛街,怎麼了?”

閔芷棠:“沒事,我就隨口問問。要不要在添點菜了?”

夏楷博沒回答,見她吃的差不多了:“不用添菜了,我去結一下賬。”

她立刻拉住他:“我都說了我請客啦,怎麼能讓你買單吶。”

……

他們出了火鍋店,距離下午上課時間還有很長,就在校園漫步。

她盯著前麵小情侶的背影問:“你有女朋友嗎?”

夏楷博隱約感覺到她的心思:“還沒有,最近不打算談戀愛。……怎麼忽然問這個?”

“沒什麼,和你吃飯怕你女朋友吃醋,你沒有女朋友就好辦了。”

“你現在問是不是有點晚啊。”

“好像是有點晚啊,哈哈哈…”她尷尬地腳趾扣地。

夏楷博又快速打消了這個念頭,小姑娘好像就隻是擔心這個。

閔芷棠的大腦此時光速運轉,懊惱自己是不是說的太明顯了,見他沒起什麼疑心就鬆懈了下來。

閔芷棠第一次見到他,就知道自己對這個少年有一種奇特的感受。她不屑於掩飾,可到了夏楷博麵前,對著那張麵龐,想說的話每次都憋了回去。怕他覺得自己是一個膚淺的人,對任何人的態度仍舊如此。

原生家庭的遭遇,使陳婧對愛渴望又畏懼。

閔芷棠這一下午一直渾渾噩噩,任詩還以為是她生理期又到了,因為些什麼也沒和任詩說清楚,含糊兩句就過了。

網站分類
標籤列表